??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20444.com >

足坛改变历史:一场著名决赛惨案让足球王国选择迁都

发布日期:2021-11-22 23:27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7月,阿根廷时隔28年再次获得大赛冠军,这场蓝白狂欢盛宴的背景板,是巴西球员的和巴西球迷的错愕和悲伤,“马拉卡纳惨案重演”的悲剧论调再次被提起。

  众所周知,马拉卡纳惨案具体是指1950年世界杯巴西1-2不敌乌拉圭,直接导致球队丢掉了雷米特杯。随着时间的推移,巴西足球不可避免地经历低谷,每每遭遇这样的失利,马拉卡纳惨案就会出现,都快形成一种文化现象了。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马拉卡纳惨案不仅是巴西足球史的沉痛记忆,更是巴西历史的重要转折点,全世界的国家都会把一战和二战作为二十世纪的分界线,只有巴西,将马拉卡纳惨案作为分界点。

  巴西自从脱离葡萄牙统治到马拉卡纳惨案出现,历经100多年,南美大陆最大的国家却选择了足球这条道路,从英国传来,发展得却比英国还要深邃。

  20世纪初的艺术领域,英国只有一位画家的作品里面有了足球元素。而巴西排得上号的艺术家作品都与足球交集,这已经不是因历史悠久而根深蒂固了,这是打一开始,足球就被巴西所选中,并且随着时间的发展,再也无法根治。

  由于300多年的殖民,巴西本土不算丰厚的历史文化消失殆尽,留下了的只有桑巴舞文化;天然地理优势和周边政治环境,让巴西有意无意地向一个出口大国靠近,拿得出手的全是原料。

  一个南美超级大国,不可能嚷嚷自己以舞蹈和狂欢节搞得漂亮为荣耀吧?所以——足球,这个欧洲高质量却亲民化的运动成了巴西人的选择。

  另外,巴西内部社会阶层分离严重,国家从奴隶社会直接转入资本主义社会,缺乏历史过渡,让这个国家保留着种族不平等陋习,这种不平等的思想进入社会,则造成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资本家和贵族把持着上升通道和教育资源。

  时任总统热图利奥·瓦加斯更是如此,政府的官方宣传中他把人民喜爱的这项运动说成是国家的象征,一方面,他吸纳了某些学者的讲法,把巴西人舞蹈般的足球踢法形容为独特民族性的体现;

  另一方面,这套欧洲人从未见过的足球风格又确实厉害,开始慑服第一世界的球迷,恰好可以当做国家进步,走向全球的标识。

  正因如此,1950年世界杯成为了巴西唯一向世界输出文化和国力的方式。当时的国内精英阶层提出要让巴西成为世界强国,因此巴西申请主办二战后的首届世界杯,打算用一场盛大的嘉年华来证明自己。

  凭借远离二战战场的地理优势,国内局势稳定的巴西毫无悬念地拿到的主办权,里约热内卢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体育场——马拉卡纳球场。

  该届世界杯采用赛会制,东道主巴西队不负众望地从所在小组挺身而出后,在淘汰赛阶段发挥出色,7比1狂扫瑞典、6比1淘汰西班牙,7月16日的迎来对阵乌拉圭队的最后1轮比赛,这场比赛成了决定冠军归属的“决赛”。此前乌拉圭1胜1平,巴西只要战平就可夺冠。

  比赛当天,马拉卡纳球场现场涌入199854名观众,这个纪录至今没有比赛能够打破。

  可巴西让这20万名观众失望了,就像巴西奥运会上中国女排逆转巴西一样,当乌拉圭翼锋吉贾带球突入禁区,乌拉圭队以2比1逆转击败东道主获胜,现场的球迷一瞬间陷入死寂,要知道看台上的球迷可有20万。

  这种状态让胜利的乌拉圭球员感到害怕,如果谁敢庆祝,敢狂吼,可能就没人能够走出赛场。没有经历任何仪式,冠军乌拉圭草草照了张相就赶紧上车回到酒店。

  此时的巴西,都变成了一座无人游逛的坟场。据说,当天现场甚至有数名巴西球迷因无法接受失利而开枪自杀。时至今日,许多巴西人仍然相信在20世纪下半叶,自己的国家之所以国运不祚、腾讯 QQ 安卓版内测版 8835 已升级到 64 位,政局纷乱,一定程度上是受“马拉卡纳惨案”的影响。

  《足球王国:透过足球看巴西》一书的作者戈德布拉特也表示,1950年的巴西将世界杯当做一个向世界展示自我的机会,当时巴西正处于快速现代化进程中,急于塑造更为全球化的形象,但这场失利让巴西的愿望落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西在时任总统热图利奥·瓦加斯的带领下,积极加入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派遣的2万多名远征军在意大利战场上取得了出色战绩。

  但,你有印象吗?你真的注意到了这么一支巴西军队前往意大利吗?没错,这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也让巴西获得了工业时代的入场券,可对于巴西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影响不大。

  这个南美大国试图用一场有全球传播性和象征意义的运动,为自己打开国际影响力,提升国际地位,同时激发民族积极性,实现经济上的冲刺发展。

  巴西当时的状态,国家的精气神一旦消失,立刻就会陷入下坡路,耶稣来了也没用。

  热图利奥-瓦加斯不信邪,1951年重新参加总统大选获胜,以68岁高龄再次当选总统,此前的他对巴西管理取得成功,这次他打算卷土从来。但事与愿违,尽管这一次巴西人民重新给予瓦加斯执政的机会,但国内反动派实力并没有给瓦加斯机会,1954年,内忧外困之下他也自杀了。

  1955年瓦加斯的追随者建立了全国议会阵线,积极参加保护民族经济和政治主权的斗争。

  随着形势的发展该阵线逐渐分裂为三派,民族主义派主张以工业化和土改来摆脱依附,泛美主义派主张利用美、日及欧洲国家的援助来克服不发达状态,富尔塔多派主张经济民族主义,把国家看成是通过决议的中心和动员人民解决发展问题的手段。

  混乱状态下,使得巴西的整体发展规律被迫改变,当世界杯崛起这个大项目失败以后,巴西选择了第二个项目——迁都巴西利亚。

  这一举措在很大程度上重新振奋了巴西人的民族精神,整个国家慢慢脱离马拉卡纳的影响。

  但迁都对于政府的财政消耗非常高昂,短短三年时间,国家通货膨胀率上涨10倍,直接让巴西好不容易建立的民选总统和民主氛围公信力崩坏,军政府借势上台,狠狠地享受了一把前任红利。

  军政府统治时期,巴西国民生产总值平均增长了10.1%,史称“巴西经济奇迹”。

  马拉卡纳惨案的出现,就像巴西历史行进过程中,忽然不知道谁给了一巴掌,其力道之重,痛感之深,让巴西都忘了自己本该行进的方向,最终走向了另外一个位面。

  我们不敢断言夺得冠军的巴西位面是否比现在更好,但那个位面里一定没有“马拉卡纳惨案”

  造化弄人的是第二次举办世界杯在米内罗竞技又遭遇了比上一次惨案还惨的7:1

  “我们不敢断言夺得冠军的巴西位面是否比现在更好,但那个位面里一定没有马拉卡纳惨案”废话文学属于是被作者玩明白了

  所以贝利称之为球王,就是困境之时能站出来,造就了远超足球意义的成就。奠定了足球王国的名号,甚至说拯救了一个国家。马拉多纳的86世界杯也是如此。后人的球技可能比他们优秀,但如果没有宏观层面的好机会让自己力挽狂澜名垂青史,是很难超越这两位的。

  大罗在德国世界杯打破了盖德穆勒的世界杯进球记录;克洛泽在巴西世界杯打破了大罗的世界杯进球记录

铁算盘论坛 | 澳门六合最快开奖结果 | 澳门三合搅珠开奖直播 | www.c811677.com | 澳门精准三肖三码 | 120444.com | www.0182222.com | 澳门好运彩现场开奖直播 | www.927444.com | 118图库 |

Power by DedeCms